【催淫之馆】


第一章 失去灵魂的美娇体
  “嗨~长谷部”
  美少女一边打招呼一边动作很轻浮的进入学生指导室。她是我所担任xx学
校高中部三年五班的学生。
  这一节课是所谓的前途咨询,在我们学校所有的班导师在这一星期,都要对
中学部三年级生进行一对一的前途咨询,当然,学校宣称这次咨询将例为升高等
部的考评。然而虽然表面上学校是这麽说,实既上只要是在学的学生,几乎每人
都能以手扶电梯的方式升入高等部。所以,别的老师们都很认真的咨询,我却利
用被分发的时间一个劲儿地和学生閒谈,因为什麽前途咨询,对我而言,其实是
不必要的东西。
  不过,对羽住祥香我却没打算那样做。毕竟她是我用一年的时间才慢慢看上
的猎物。
***********************************
第一节 催眠术
  羽住祥香,拥有一头到腰的乌黑长髮和甜而可爱的脸蛋,她那玲珑有緻的身
材和纤细的外观,无疑是班上美丽的灵魂人物,然而,这样外表看来相当完美的
她,脸上轻浮的表情和身体无所谓的动作,却又大大违背了她特意装饰的外表。
  「羽住同学!妳现在快要成为高等部的学生,已经是大人了,那就必需要有
大人的样子」。面对坐在我面前的祥香我这麽说着,然而祥香却仍一副不在乎的
表情。
  「是吗?我这样子会被当成是个小孩子吗?」祥香不经意的问。
  「嗯!像妳那样的轻浮,任谁都不会把妳当成大人看的!」,我肯定的回答!
  吐吐小舌,祥香扮个鬼脸。我立刻说道:「瞧,哪个大人会像妳这样在这时
候做这种脸。」
  「知道了,老师~」
  其实我观察祥香已经有好一阵子了,而今天便是我决定开始对这猎物动手日
子。
  「唉!羽住同学,这是这学期期末妳的数学成绩,妳考的实在不是很好」从
一旁拿出了考卷吸引祥香的目光:「唉!妳看,虽然妳头脑很好却老是不能专心,
就像是这一题,明明解法相当正确却仍写错。」
  「嘻嘻~」祥香看着那个错误,突然不好意思的笑。' 「羽住同学,上课时
请专心~」
  「呃!是」,祥香听到我的指责正经起来。
  「其实,羽住同学,老师认为妳常常会不专心,再这样下去可能会影响你升
大学」。
  「不专心?什麽时候?」
  「做任何事的时候!」
  「是吗?,我在吃饭时也会?」
  「是的!」
  「那是一种病吗?」
  「也可以这麽说!」
  「那麽,老师要怎麽治呢?」
  「这…好吧,那老师就用催眠术帮妳好了」
  「喔!催眠术?那不是使人安稳睡眠的技术吗?怎麽能治好我的不专心?」
  「不。真正的催眠术不只是使人安稳睡眠。它也可作为治疗心理病症用,而
现在这种支术被拿来作心裡治疗的很普遍」
  「心理治疗?」
  「嗯,这种疗法不管什麽样的心裡病症都有疗效,就连让人专心也行。怎麽
样?虽然有点难,羽住同学想试试看吗?」
  「喔,老师,你会?」
  「嗯,会一点,虽然没有大师级的技术,但其中的“模彷术”我还是做的到
的,而且,对像你这样本来头脑就很好人,很容易就可以治疗好了也很容易就学
会了」。
  「真的吗…」
  「是的,在这世上本来就不是有很多很懂得这术法的人,就算真正懂,也会
因为被治疗的人头脑不好而很难施术,可是妳那麽聪明,应该不难嚐试一下,怎
样,要不要?」
  「嗯…看起来有意思,好吧」
  “嘿嘿嘿,上勾了”
  虽然祥香迟疑了一会,但是最后她还答应了。
  模彷-其实是我从中学生的时候一直学习到现在的一种催眠术技术,这种技
术会使人在潜意识内依照我所提示的声音模彷任何的动作,就像如我我说她是一
隻鱼,她便会像一隻鱼一样的呼吸,一样的游泳。而我会这种技术,我没有让任
何人知道,也没有在工作场所展现过这种祕密技能。
  「那麽羽住同学,我要开始了!」
  「嗯。知道了,但现在我要做什麽?」
  「嗯,妳等等」,取下手錶放到桌子上,走到一旁把节拍器的功能调到正确
有规则的P 、P 声音,然后指示着祥香坐离桌子近一点并闭上眼睛。这时,我道:
「仔细听这声音了……一边听一边深呼吸。一边做一边吸气呼气,吸气的时候全
让肚子一次一次的鼓起,呼气的时候试着让全身的力量跟着肚裡的气呼出,就这
样试试看吧,慢慢吸呼吸……一、二、三、四、五、六……」。
  我看着祥香,渐渐的当我数到六的时候,她的呼吸已完全静了下来,那时我
便又轻道:「这还是最浅的部份,接下来是难的囉」。
  祥香听到我说的话,忽然有些浮气,我见状急忙又道:「不要慌。继续刚才
的慢慢吸气,对,就是这样,别忙别慌,然后,一点点地,一点点地,慢慢慢慢
吸气。慢慢将空气在身体裡累积。现在轻鬆多了吧。再来现在轻轻安静地吐出。
安静安静地,把在身体裡的空气全部吐出外面。对,来,再来一次。这回要比刚
更加放鬆,但是呼吸仍要慢慢的,现在开始把充满生机的感觉放进去身体裡」。
  看着祥香进入安详,我伸手轻轻的将手掌放在她的额头上。
  「安静安静呼气吸气吧。现在在妳的眼前有蜡烛,静静的向它吐气但不要吹
灭它,好,慢慢的将体内的力量化成气流,让妳更容易控制」
  看着祥香的头渐渐的到向一边,我发觉她已开始进入眠了,这是催眠起初的
作用,心中便笑道:「嘿嘿,好的开始」,整整思绪,我又道:「慢慢呼吸慢慢
吐气吐-吐。如果让空气在身体裡积存你的头就在后倒。慢慢的-吸-吸如果让
体内失去了空气妳的头就会往左右倒。就这样妳会很放鬆,很放鬆,渐渐的妳会
感到力量从你的身体脱离,然后妳的头也在前落下去。」
  「嘿嘿嘿…开始舒服了吧,接下来妳会更舒服的」
  心中暗笑,却看祥香的手渐渐鬆弛无力的下垂。我的口中也持续又说:「这
样很好,现在你力量已完全脱离了身体,身体哪儿再也容纳不了任何力量。对,
这样一直让力量像风一样吐出去,对妳身体是件很好的事」。
  祥香的呼吸均缓,为了答到目地我让祥香又重複几次呼吸,她的头跟在我的
手中旋转了九次,接着我轻轻的放开了手。「现在妳的头会左右活动起来。就像
妳振子的声音一样,慢慢的,在右边在左边活动起来、活动起来,现在妳头裡的
力量完全脱离妳的控制,往右边,往左边,摇动。再摇动。渐渐地摇动……」
  祥香的头开始照我说的活动起来了。最初小,逐渐大,一段时间后忽然停止
在中间,然后垂到了胸前。试着触摸祥香那没有半点忧心的脸,若是在平时,祥
香一定会惊动,可是她现在已经没有了知觉,这也显得我的催眠很顺利。
  「好,现在妳的肩开始活动起来。妳的肩膀的力量也开始随着吐气完全脱离
身体,开始向右边然后向左边活动起来。接着妳的手开始摇动。摇动。摇动。大
大地摇动。越摇越大、力量开始脱离…渐渐脱离,心情开始放鬆,完全放鬆…身
体也开始摇把,尽情的摇,往左,往右,往前,往后,往喜欢的方向尽情的摇吧,
让心和身体合而为一,尽情的摇吧,旋转吧。更快,不只有身体、头手活动起来
吧,让心情更加放鬆,把所有麻烦和不快乐通通随着力量摇出体外,让心情完全
的快乐起来」。
  我的指示到这边已接近阶段完成,因此我让祥香这样摇动了一、二分钟。起
先祥香只是挥着手,而后经我的指示开始放鬆脸的表情并且开始摇动身体,到最
后,我的声音由弱转强,祥香也跟着舞动的越强,甚至脱离常规的跳跃飞舞身体。
  「动,动﹗渐渐地动﹗更快,更快﹗让身体随自己所想的做﹗把所有不愉快
的事全都摇开!」祥香的胳膊在头上挥舞着。双脚却有如身在音乐会会场上那般
有韵律地开始踏步,忽然,我看见了祥香的膝撑开了制服的短裙,露出而部份被
黑色长筒袜覆盖的三角裤,那迷人的内裤,更加深了我的慾望。
  一会,祥香开始动的激烈,我不禁担心她会像小孩子那样激烈地横冲直撞,
然而就算担心也不能这时停止,因为这些动作是必需的,它能让祥香的心中静空,
把日常所积的压力放掉。因此接着,祥香继续舞动着身体,忽然间她发出了像小
孩一样欢呼,身为祥香的老师我当然知道祥香的压力来至于她的家庭环境,而她
这样的欢呼本来就是代表着心中的压力已渐渐的抛去,这对我来说是再好不过了,
因为催眠术便是要斟酌祥香的变化,直至她心中淨空再示于暗示。
  「……劲量的动吧,让心情完全快乐起来。如果为了家裡这些事而烦脑的话,
那就随着活动身体扔掉吧。只要你的心舒畅了,家裡的它们也会快乐的。现在妳
的头会越来越模煳,什麽都不能思考。不想考虑。考虑是麻烦的。抛出全部吧,
然后什麽都看不见。什麽都听不见。唯一能听得见只有我的声音。除了我说的话
什麽都听不见,来,按照我的声音,让身体舒服。现在只要我说“HI”。你全身
体的力量便会全部脱离,心情也会变得非常好,非常兴奋。」
  说到这我的手再次搭在祥香的额头,然后注目着她大声的说:「HI!」。声
音一起,忽然间就在祥香的身体筋疲力尽的时候。她的身体大大的舞动一下,然
后就在手脚、头和身体完全静止的同时,祥香的脸上完全染上兴奋的玟瑰红色。
  催眠术是一种让受术者潜意识受暗示进而控制的一种技术,刚才对祥香所作
的暗示是正面的暗示,而接下来便是要作反面的暗示。这样才能完全控制受术者
的行动。
  我静了气来到了不动的祥香身旁,转而用低柔的声音说:「方才妳很舒服是
不是?而现在,妳会感到整个人落到了深海,深深地渐渐地,渐渐地落下,落下。
听到我的声音,缓缓的落下,一直,一直,妳的灵魂已经脱离身体,然后继续落
到深海,一直,一直…」
第二节 暗示
  「现在妳可以睁开眼睛。慢慢的,不要急!」
  我让祥香重新坐在椅子上,她现在的脸色已回复原有的平静。听着我的指示,
祥香开始缓缓的睁开眼睛,然而她看到我的手在眼前飘动,她眼中的瞳孔却一动
也不动。
  「很好,现在,妳再闭起眼睛。缓缓的闭起…听着我的声音,妳会变的很喜
欢我,很喜欢我,喜欢到无可自拔,明白了吗?明白了重复回答我的话!」。
  「…………我、很喜欢老师……」
  虽然是我所主导的,但当年幼的祥香用小孩子那般娇嫩的声音回答时,我起
了一阵心悸,也激起我心裡更黑暗的一面。
  「祥香,因为妳最喜欢老师,所以不管什麽烦脑都会找老师讲,不管什麽不
好意思说的烦脑妳都会很信任老师的说出来,刚才妳就是为了感觉自己的身体和
别人不同要来找老师谈,因为身体的不同让妳深深的烦脑着,也为了这个烦脑一
直头痛」。
  「我来找老师谈…因为…身体…和别人不同…很烦脑…头痛着…」
  「对,妳会头痛,会头很痛,只要一想起这个烦脑就会头痛,然而,只要妳
让老师看着妳,摸妳,帮妳检查身体,妳的头痛就会减轻…」
  「只要老师看着我,摸我,帮我检查身体,头痛就会减轻…」
  「嗯,头痛会减轻,但不会消失,直到老师说“放心吧”妳的头痛才会消失,
然后妳会变的很舒服,如果老师没说“放心吧”,妳的头就会一直痛着,明白了
吗!」。
  「老师说…放心吧…头痛…消失,不说…头会一直痛着…」
  「那麽,现在听着我的拍子,我会数到五,只要数到五,妳便会完全忘记刚
才我所说的话并舒畅的睁开眼睛,但是脑中会记住我所有的指示而变和我刚才说
的一样」
  「嗯…………」。
  「一、二、三、四、五!」我口中轻轻的随手上打的拍子数五下,我的催眠
也随着第五下完成,数到五,祥香果然如期的张开眼睛,然而因为这并不是真正
的醒来,所以她仍缓慢的看着四週,看着看着,忽然她看到正在桌前的我,脸上
开始变的痛苦了起来。
  「怎麽了?羽住同学?头疼吗?」
  经我这样问,祥香开始用一手贴着额侧低头下去,然后又困惑的抬起头来看
着我,但是当她目光接触到我的脸时,忽然又用另一手抚着头。
  「羽住同学,妳怎麽了,可是有什麽烦脑?」
  「老师…我……唉呀!」发出了痛苦的声音,祥香开使红着脸抱头呻呤,我
见状心中一笑,立即也假意的向前把手放到了她的肩上。
  「怎麽了,是不是有什麽烦脑,跟老师说,跟老师说,说不一定老师能解决
喔」。
  「………………老师………………我……」,祥香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心裡的
话,因此她的一直结结喏喏。然而她的身子却在这时开始痛了起来,羞耻心令她
开始试着想要抵抗那头痛,结果,不一会身体却被无尽的头疼给征服的弯下腰去。
  「我的…………身体……所以,我。哎呀……」
  祥香开始哀叫了起来,从她的样子看来她正感受到很大的痛苦,看着她我主
动的拉着她的手便将她的身子带近我的面前。阵阵髮香鑽进我的鼻间,接着那种
少女身体才有的芬芳气味也随之在我的脑中不断的袭击我的每一条神经,忽然间
我有一股冲动想要一把抱住祥香,然后…但是,这时我忍了下来,毕竟这个费了
我一年才得到的猎物,我得慢慢的品尝。
  「老师……」
  祥香的叫声使正迷醉的我惊醒,我立即也表现像一般人一样的惊慌失措。
  「老师!……我的身体……和其她女孩是不是相同?」
  「妳的?」我故意大声惊恐的说。「妳的身体哪裡不同?」
  「我……我…老师…我一直担心我的身体…它是不是和别的女孩不同…所以
我想请老师看看……」
  祥香说着,我便装着遶着她的身边看了一下,便又说:「嗯……看起来是一
样,不过没有检查看看是不会知道的」。
  「那…麽……请老师…检查……清楚……」
  祥香被我手拉着,她的痛苦也减轻了许多,看她脸上的表情平复甚至作出舒
服的表情,我便知道我的暗示正在对她的身体起作用。也许是她受不了痛苦,平
静了一会,祥香不再鑽牛角尖,抬起头看着我,脸上羞红,双手颤抖开始大胆的
脱掉外衣。
  皙白的皮肤像是会透出水般的娇嫩,胸前白色的胸罩罩住半露在外乳房像是
随时都可能被挤出来一样,因为身材细緻的关係,还是高中生的祥香乳房看起来
竟发育的相当完全。这让我的心完全兴奋了起来。
  「好,那麽我先从妳的上身检查起」
  不管祥香,我的手开始顺着她的手往上,从肩到了粉颈,轻轻的揉抚,只见
祥香似乎感到酥痒的轻轻抖动身体。一会,我静静转到了她的身后,抚着粉颈的
手继续的往下。经过了她的肋下直到了柔软的细腰,然后我的手便停在祥香的腰
腹间游抚,而祥香似手感到了羞耻而缓缓的弯下身子,眼见着这副美丽的画面,
忽然间我心裡想到不知几年后成熟的祥香会是什麽姿味。
  「……怎麽样…老师可检查到什麽?可以了吗?」,祥香的身体开始感到警
觉而反抗,她仍试着可不受我的话控制,然而她不知道,她的身体感官却已经不
是她能控制的了的。
  「还不行,没有全部检查是不行的」借着说话,我的手忽然往上将胸罩的暗
扣解开,一个顺势便将胸罩从她的胳膊脱下。「啊!不行!」惊叫一声,祥香忽
然用手遮羞并将身体转开,这时我并不制止,只是说道:「羽住同学,不可以,
快将身体转向前方,妳的身体不检查清楚的话,那头痛可是无法治愈的呦!」
  我的话才刚说完,祥香便开始出现痛苦的表情,犹豫不久,她还是被那病痛
苦给征服了,只见祥香的手渐渐的放下,我的眼前立即看到年青美少女有的美丽
蓓蕾,那双饱满美丽的娇乳,不住的在我眼前摇动,坚挺的娇乳本是少女的像徵,
像祥香这般年青是绝不会有下垂的事发生。
  我自认我是个挑情的高手,所以对着这初事的女孩我也有一套方法。贴近了
她,我先用手缓缓的由液下轻抚着乳缘,一边先让她感到微妙的刺激,一边再慢
慢的接近乳房。
  「啊…………」
  没有马上弄乳房,就这样慢慢的个轻抚,然后轻轻耸动手指,这样温柔爱抚,
祥香害怕的眼神也渐渐的便变的柔和。缓缓的仰头,她的目光再次注视着我:
「不要害怕,相信老师。」
  「嗯……」
  祥香轻哼了一声,我的双手也开始渐渐的揉了起来。先让双乳完全握在掌中,
然后五指左右上下轻轻的揉动。
  「哼﹗…………啊﹗」
  饱满的娇乳受到我的双手爱抚渐渐的坚挺了起来,当我用手指开始轻弄轻拉
着她的乳首时,祥香开始皱了下眉。低头,我看到她仰着头眼中湿润,脸上也泛
起了阵阵娇红了。
  「祥香自己有模过这裡吗?」
  「……嗯…很少…嗯……」
  「那麽什麽时候会摸,是不是也像现在一样,为了消除头痛才会摸」
  虽然祥香身心都还没成熟,但是眼看着自己的双乳被玩弄着,忽然间她也开
始越来越红着脸兴奋了起来,看着她的兴奋,我更加强了揉动,乳房在我的用力
了揉捏下,开始变幻着不同的形状,更刺激着祥香的感官,我这样做,本来就是
要让祥香充份的记住这份快感,让她深深知道乳房被的被这样揉动着,是一件多
麽舒服的事。
  「舒服吗?」
  「啊…嗯…好…………好……舒服……」
  「那麽,好,妳现在自已检查自己」
  「嗯…」
  当我手离开的时候,祥香红着脸开始用双手接替我揉着自已的娇乳,如果在
正常时候,冷静的判继,都会知到这样就等于是在手淫,然而祥香在我的催眠下,
她的判断力早就失去了,哪裡能知道我正在在教她手淫。
  祥香开始露出愉悦的表情,而我却有着一股冲动想更近一步看祥香身体的其
她地方,于是我让她手淫了一会,便又说道:「看起来妳这地方和别人并没有什
麽不同,嗯,接下老师要开始检查妳还没被检查过的地方,不检查清楚妳的头痛
是不会消失的,现在妳要把衣服全部脱掉,。」
  脸上的羞意极速的升高,要把下身的衣服脱去,这比脱去上衣让祥香更加不
好意思。不过她并没有违逆我的话,慢慢的她将短裙裡黑色长筒袜连鞋子一同脱
去。
  光着脚站在地上,她先把长筒袜放到椅子,然后双手按着裙沿安静地站在桌
前。祥香那紧闭修长的小腿没有一丝赘肉,高中的女学生的身材其实并没有祥香
这般美丽。再往上看去,可看到那令人兴奋的白色三角裤,不过,这样的三角裤
和刚才的白色胸罩比起来就没有太多的花样。
  这次我不再说话,双手一开始便从细纤的脚指抚摸,和刚才不一样的是,刚
才是由手往下,这次却是由脚指往上,慢慢地,我的手往上爱抚到了膝的部份。
这时,祥香也开始放鬆了紧闭的双腿,而身体也更靠近了我的手,那样就好像在
引领着我的手指前进……
  手上的爱抚越来越接近大腿,瞬间我已踫触到三角裤的边缘,忽然祥香的呼
吸也跟着急促了起来,她的双腿却夹的更紧。
  「嗯,这边可能就是和别的孩不同的地方,必需详细的检查,羽住同学,请
把妳的底裤脱掉!」
  「………………」
  「羽住同学。如果不检查这裡的话,那头的头疼一定又会起来的。妳瞧,这
会不是渐渐渐地疼起来了。……」我话才刚完,祥香忽然便感动头痛而开始扭动
身体,不久,她便又再次因疼痛而屈服了。
  慢慢的脱掉白色的三角裤放在桌上,祥香背对着我,双手微微的掀短裙露出
那仍未成熟雪股。而我的手也开始落在大腿内轻轻的抚摸,一直到她那雪白的双
股,突然我的手感觉到前所末有的柔嫩,那感觉真是柔软,这样揉了一会,我便
轻轻的加强旋转揉捏,然后突然地双手向左右拉开。
  「啊……」一声惊叫,祥香的雪股被我双手这麽勐然地向外搬而感到疼痛,
然而她最在意的却是那粉红的菊穴已被我看个仔细。
  「不……不要那样看…」
  无视她的娇羞,我的手指开始从遗骨附近缓缓抚进、轻轻的在菊穴的週边画
了几回,然后缓缓的伸进那小巧的菊穴中。这时,祥香脸上出现痛苦痉挛的抽动
着,眼角也出现了些许的泪光,然而她的蜜汁却不由的从前方流出沾满了大腿的
内缘。
  「怎麽会这样!为什麽明明讨厌的事我却会如此兴奋?」,看着自己的菊穴
被玩弄着,祥香开使变的不明白起来,因此她的脸上也出现了疑惑的表情,这时,
我抽出染湿的手指道:「来,现在妳转过来,坐到桌子上去,老师要检查妳最后
的这个地方」。
  祥香这次并没有反抗,她听到我的话便把身体转了过来,轻轻的坐在桌子上,
曲起了膝,双手捲起了短裙,忽然间她的蜜处已完全被我看个清楚。
  鲜明粉红正沾上露珠的蜜穴在那细白的双腿间喘着热气,周围微少的耻毛装
饰着蜜穴看在我眼中确实的知道那处很明显的还没经过男人的洗礼。
  「…老师…怎麽样?我的身……体是不是和别人…完全相同?」,祥香颤抖
的向我询问,她的脸上已火红的像朵蔷薇。
  「嗯,这样看是看不清的,如果妳这裡和别人不一样那就不好了,我必需再
看清楚点才行…」
  「………………」
  对于我的话,祥香似乎没有反抗,那样子便像是在暗示着我可以,于是我上
前轻轻用手按着她的双膝,然后向前推开至她的蜜处完全整个显露出来,这时她
也羞红的将双手往后撑在后桌上,自己半躺着张开双腿让我看个清楚。
  「老师…」
  「啊!没想到祥香这麽漂亮」,心中响起讚叹的言语,我的思绪完全停留在
眼前的景緻,却没听到祥香的呼叫,这时,祥香检觉我没动作,脸上的娇羞未退,
她忽然大声问道:「老师…怎麽了?可是结束了吗?」
  祥香这次乎唤,惊醒了我,然而却惊不醒我高升的慾望。
  「不,这个地方还必需检!」
  「啊~不」
  我的手不等祥香反应便伸手向那蜜穴上的肉珠抚去,只见祥香忽然惊叫的想
用力的跳了起。这也难怪祥香如此,因为平常那儿祥香也曾摸过,那可是祥香最
敏感的的方。
  「不要动」,迅速的按住了她不让她起身,但她那双腿却已然紧闭了起来,
看着她如此我便又说道:「这儿是最后了,羽住同学,如果最后这裡不仔细的检
查的话,就没有完成你身体的全部检查,那样妳会再度头痛的,妳忍一忍,很快
的等全部检查好了,妳的头痛就会消失的呦!」' 「………………」
  看着祥香无言,我的手再度搬开了她的双腿,这时,我不再直接的爱抚肉豆,
而是顺着大腿从左右内侧爱抚过去,然后轻轻的在肉豆的四周刮着,祥香开始感
到万般酸痒而挣扎的想要逃开,然而手足却一直不听她的使唤,接着当我手指在
次落在肉荳时,祥香不由的发出一声惊叫,并用力挣扎的想要逃开。
  「……啊…」
  「不要动,现在我已经快检查完了,再一会…」
  没有让祥香挣脱,我的手指开始轻捻着肉荳,感觉祥香的身体开始巨烈的颤
抖着,随着时间经过了一两分钟,祥香心裡也产生了变化,这时的她不再摇身体
要避开,想反的一点一点促动身体磨擦着我的手指,接着不久她羞红着脸,巨喘
的从蜜穴中涌出一大片淫液。
  顺着淫液我的手指缓缓的往蜜穴突进,先在外轻揉了几下,然后用食指和母
指掀开两片阴唇。顺着穴内看去,祥香的蜜穴内要比外面的蜜肉更加鲜粉,密肉
也更加的娇嫩,看着她的蜜内那清透的淫正缓缓的向外流出,我心激动不已,手
指也迫不不急待的悄悄伸入。
  「啊…哈…啊…哼……啊……」祥香口中急喘的娇哼了几声。听起来似乎有
着痛和舒服,而我在手指插入的同时却能感到手指正被滑腻紧缩的肉褶包围着,
那感觉像是热、滑、湿嫩,就像是手指被溶解而同化在少女娇嫩的穴中,的说实
在的,如果不是指尖的那道薄膜,脑中的慾望早就将手指更加的深入寻探。
  「不行,要把祥香变成大人现在还太早了,这个我要留在最后」,提醒压拽
着破处的慾望,不捨的抽出手指只在薄膜前轻轻的着,此时祥香忽然开始大声
的娇喘哼动:「啊…哼…啊…啊…不要停…好舒服哦…我要…快…啊啊…」。
  身体不断的抖动,下身仰起脚指紧缩,脸上通红媚眼如丝,祥香尖叫了半声
后杏口大张却怎麽也喊不出声来,这是因为碍于此时的场地不适合我用手势给了
她一个失声的暗示,这是我催眠的另一技能。
  随着祥香的表情完全达到情慾高潮的阶段,下体已完全湿了大片,我知道初
阶段的目地已经达成,乘着这时我加深了对祥香的暗示:「好了,到此已经检查
完羽住同学妳的身体,妳的身体并没有和别人不同的地方“放心吧”。瞧,你的
头痛消失了对吗?完完全全不再头痛了对吧!」
  「啊﹗…」
  暗示解语说出,刚从兴奋中滑落的祥香大声的叫了一声,那羞红的脸色未退
接着身体忽然又抖了起来「妳现在很舒服吧,想不想让老让老师一直摸…想不想
更加的舒服?」
  「…啊…是……请老师…不要停止…啊啊…祥香想让你……摸…想更加……
舒服……」
  「好,现在妳要寄住这个感觉,这个让老师一摸身体就会兴奋的感觉,今后,
无论何时何地,都会记住,记住感觉,记住老师的身影,然后不论在哪看到老师,
那感觉就会起来。明白了。明白的话请回答!」
  「是………祥香记住了…」
  缓缓的抽出手指,祥香巨喘了一会便开始静了下来,这时,我再度用手贴在
她的额头,然后说道:「那麽,闭起眼睛吧。然后,妳身体的力量正在脱离。手
和脚的力量变的空虚。渐渐的,渐渐的,希望老师摸的快乐会在妳脑内深处停留,
然后妳的脑中现在开始变的溷乱,开始什麽都不想,然后忘记,忘记刚才所发生
的一切,只记得要照老师的说去做。」
  祥香的表情平静了下来,接着四肢无力的摊在桌上。我便在这时接着说道:
「那麽,现在妳穿回妳的衣服。
  接到我的指示,祥香开始起身穿起衣服,起先是拿起三角裤重新穿上,然后
是黑色的长筒袜,最后带上蕾丝边的白色广口保温瓶乳罩,便穿起外衣,一切都
回复了她刚进来的模样后我又指示她坐回了椅上。
  「现在妳再放鬆心情,完全的放鬆心情,接着妳要回想刚才的舒服,会那麽
舒服全是因为妳听了老师的话,明白吧,因此不管老师叫妳做什麽事,做多少事,
妳都会去做,明白了吧,那麽接下来妳会受我的指示,来,慢慢的,回到那海底
深处…进入深的地方,接着妳什麽都不想,不听,只听老师的话,只照老师的指
示作」
  「那麽,现在妳会舒服的睡觉,如果我从一数到十妳便会像夜晚睡觉一般的
睡的沉稳,睡的沉稳,直到下课的钟声妳才会醒来,然后妳会舒服的张开眼睛,
当妳张开眼睛的时候昋会忘记自己被催眠的事,但是心裡会记住我的声音,只要
我说的妳都会去做」
  「听好,一、二,妳的身体渐渐的变重了,三、因为身体变重了所以妳趴在
桌子上」。祥香咚一声依言趴在桌上。
  「四、五,妳的身体已经累的不能动了。六,妳越来越睏了。七、再数三下
妳会完全睡着,即使让人摇动也不会醒来,八、妳渐渐听不到我的声音,九、睡
吧,十……」
  当我数到十时,祥香开始像沉睡一样的呼吸,我便坐下目不转睛的一直看着
那张可爱的睡脸,不久,下课钟声终于响起,只见祥香的身体忽然动了起来,这
时,我也开始转身装成办公的不敲打文件。
  「…………?」
  「醒啦!」
  「啊?这是…」
  「唉,还说呢,竟然在老师说话的时候睡觉了」
  「啊~」
  祥香醒来,抬头的看着我,忽然她啊了一声,脸色却越来越红,此时坐在椅
上的她双手抱着腰渐渐的弯下身体,我见状,便知受到“看着我就会兴奋”这暗
示的影响,身体正在变化着令她不知如何是好。
  我一边装做不知道,一边把手放在她的肩上,祥香身体忽然抖了一下,然后
抬头眼精湿润深情的看着我,这时,我又道:「好了,羽住同学,这堂课结束了,
妳可以走了,晚上记得要好好的睡,别做夜猫子以行。」
  「………………」,其实若平常我这麽说,祥香只会做个白眼,然而她现在
身体触到了我的手,因而露出了爱慕的表情,这都是催眠术的效果。
  「好吧,妳现在该回去叫下一个同学来了,去吧」
  「…………是…」,祥香说声是,我也就放下了手,这时她急急的低头,然
后转身离去。看着她消失在教室内,我的心不禁暗笑,便自言自语的道:「这样
就可以了,看来计划的第一步相当成功,嘿嘿」。
第三节 沉迷
  第二天我来到了教室上课,走到讲台前我便借机看了祥香几眼。
  祥香的坐位是在最后一排的中,间刚好离我最远但也能让我看的最清楚的一
个位子,此时我看到祥香竖起了课本身体弯曲的趴在桌上,她的样子让别人看起
来似乎好像是在睡觉,然而看在我的眼中我却知道她这样是在企图挡住我的视线。
  我故意若无其事的上起课来,中间我不断的提高了自己的声音便也借机观察
着祥香,其实说真的,第一次使用催眠术便能有这样的成绩,这结果令我感到意
外的惊喜。
  「呵呵,没想到暗示的效用比我想的还强!」心裡装满了笑意,抬头不经意
的望了祥香一眼,忽然发现祥香似乎也有了动作,只见她偷偷的抬起头看我,这
时她脸色忽然变的很陶醉。暗示的效力果然持续的对祥香起作用,这种暗示没有
数天是不会消失的。
  轻轻的念起课文,我故意的走近祥香,而祥香在偷看我那一刻起,她的视线
便没有再离开我。看着我越来越近,祥香的脸上忽然间更加红润,只见她的身体
也微微的抖了起来。终于,祥香开始不能忍受情慾的折磨,她的眼中呆緻手却已
往桌底下伸去,就这样离她还有一段空间的我,清楚便看到了那细緻的手正按在
裙上蜜处的位子不断的揉动。
  「她今天竟然没有穿长筒袜!」我的目光一时注视在祥香那细白修长的脚看
的入迷,这时忽然耳朵传来轻微的哼声,当我抬头再看祥香已然闭起了眼睛,趴
在桌上,那声音正从半开轻喘的小嘴发出。
  「嗯…哼…」祥香的呻呤似乎有些忘形,那声音虽细小却动人心弦,不过此
时我更警觉的观察到周围的学生也开始注意到她,于是我重重咳了一声,便随地
的指了一名学生回答问题,这样,学生们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我这边。
  当然,如果再这麽下去一定祥香的状况一定会被发现,这可不是我计划中的
事,因此我急步的走近了祥香,然后故意装着惊呀的脸向她问到:「羽住同学,
妳怎麽了,妳的脸怎麽这麽红,发烧了吗?」
  「啊……」
  祥香的脸色红润,加上她那陶醉的样子,和一般感冒的样子很像,如今加上
我这样一说,使得祥香像极了感冒,因此我做个样子的把手贴在她的额头,然后
装起凝重的脸色道:「果然是发烧了,保健委员…不还是我带她去。那麽这堂课
各位同学先自习抄笔记,班长,下课后请收集大家的笔记拿到教师室来。」
  我在话说完时拉起了祥香的胳膊,让她喂在我的身旁,缓缓离开教室之时,
便听到教室中传来了欢呼,我想那是学生们正为了不用上课而高兴吧。再看祥香,
她仍是一副陶醉的模样,想来她已经被暗示的情慾弄迷煳了。
  「看着我的手,对,现在妳会越来越想睡,想睡,,妳身体的力量会慢慢的
失去,失去,随着妳的呼吸慢慢的失去,然后妳会很舒服,好像落到很深的海中
那样舒服」。
  扶着祥香我并没有到保健室去,而是来到了这半个人都没有的职员厕所内。
我找了一个空格间,让祥香坐在西式的马桶上,跟着手便开始在她的眼前有规率
的摇晃,直到祥香闭起眼睛睡去,才用手贴着她的额头继续我的催眠。
  「妳渐渐的什麽都不想,什麽都不听,只听的见我的声音,然后照我的指示
动作,往后不管在什麽地方,什麽时候,只要我说“催眠开始”妳的脑中便会变
的什麽都不想,什麽都不听,来后只听的到我的声音照我的话去做,只要我说
“催眠开始”妳的身体便会变的很兴奋,很兴奋,明白吗,明白请回答!」
  「嗯…听到老师说…“开始催眠”…便去作…身体也变的…很…兴奋」
  「很好,接下来我数123,妳便会醒来,妳便会忘了刚才的一切,但会将
我的指示寄在心裡,记在心裡深处…」
  「记…在心裡…深处…」
  「那麽,一、妳的身体开始渐渐有力量」,祥香身体动了一下。
  「二、妳头脑开始变的清楚。三,醒来吧」
  「?……!这是哪裡?老师…你…」
  格间内的空间并不是很大,甚至只容的下两人,之前对祥香的暗示并未失去,
此时祥香虽醒来,来看到我即又显出陶醉的表情,虽然她心裡很想反抗我,但不
知怎麽就是反抗不了,渐渐的,祥香又陷入了迷网。
  「那麽,“催眠开始”吧」
  话声一完,祥香开始脸上显的赤红,口中也微微的吐起香气,这时的她已潜
意识已完成进入了催眠的状态。这証明了我的催眠对祥香是非常有效,但我仍要
做进一步的测试。
  「妳的身体很热吧,是不是想要老师帮妳摸呀」
  「哈…哈…不…我…啊」,祥香口中说着不要,然而当我的双手落在她的娇
乳时,她忽然的将上身往前,让整个胸并的娇乳更容易被我抚摸。
  「这样摸是不是很舒服,妳看妳的乳头都硬起来了,嗯,让我嚐嚐她」,祥
香脸色急速的升红,口中娇喘连连,当我退下她的乳罩蹲下轻轻吮缀她的乳头时,
祥香更进一步的发出愉悦的娇呼。
  「妳看,才一个晚上,祥香妳的这又大了许多呢,可见祥香很需要被老师摸
呢!」
  「啊…啊…我…啊…」
  祥香娇喘的抱住我的头,我在她的乳房轻捏,口中吱吱有声的吸吮着乳头,
这令她的情慾相当的高涨。把玩了一阵,口中仍续啜着,只是我的手已从她的双
腿间切入裙底,一下便把那已沾湿的内裤给脱到脚裸。
  「唉呀,看来祥香的另外这儿也想当潮湿」,一手掀开短裙,一手争指在祥
香的蜜处摸了一下,只见祥香惊哼一声,抬头便看到我的手指沾染了淫汁,脸上
娇红未退,又增添了几分颜色。
  「这是什麽?是不是祥香刚才弄的?」
  「…………」
  「那麽昨天晚上祥香是不是也自己弄过这儿了呢?」
  「不…不是…啊~」
  祥香羞红的想要否认,然而这时我忽然再次将手指伸入,忽然她又哼了一声,
脸上出现了一片淫乱的表情,嘴间也急吐着热气,此时的她,完全是一副希望被
手淫的模样。
  「怎麽样,这样舒服吗,跟老师说说,要不要更舒服呀」
  「啊…啊…我…我…请老师给我更舒服…」
  终究是抵不过情慾的摧残,祥香开始吐出那需要被爱的请求,我也随而将指
进入那紧缩的处女地,只见祥香摆动身体,长髮便随着她的摆动飘拽起来,尔时,
我抬起她细长的腿放在肩上,然后一手轻捻着她最敏感的肉荳,一手不断的抚弄
她的蜜穴,受到这样的刺激,祥香再也忍受不住的悲鸣起来。
  「啊~哼~不…快禁不住了…这样激烈…会坏的…」
  「不要出声,这样会更舒服的」
  「唔…唔…」祥香接受的新的指示忽然间闭起了唇,然而愉悦的声音是禁不
住的从鼻间哼出,由其是我将手指伸入蜜处时,她的哼声就变的更大声,而完全
兴奋的她忽然也到了高潮,只见她勐然一抖紧弓下身,双手死紧的抱着我的头,
呗齿强咬的从口中细缝发出惊叫,就在这是,忽然间我的手指感到一阵大量液体,
因此我把手指抽出,这时只见祥香的蜜处一道金黄色的雨露洩出形成瀑布落入了
马桶内,那情景真是美丽。
  祥香的高潮持续将近一分钟的时间,然后随着她的雨露不再流出而滑落,就
在这时我的手又开始在她的眼前晃动,随后她便又平息的睡了过去。
  「看着我的手,渐渐的,渐渐的妳身体的力量已经脱离,再来妳会感到和刚
才同样的舒服,因为妳已经不能忘记这种舒服的感觉,不能忘记是老师带给妳的
这种舒服的感觉,今后妳已经完全属老师的东西,也就是长谷部老师的东西明白
吗!
  「我…是属于…老师的东西…」
  「嗯,对,今后只要老师说妳是老师的东西,妳就会感到特别的舒比刚才还
要更舒服,不管什麽时候。什麽地点,只要老师说,妳是的东西,妳就会般于刚
才的高潮,明白了吗!」
  「…我是老师的东西…」
  「那麽我现在数到五,数到五妳便会醒来,将刚以所有事忘记,只记得我的
话,在妳的心灵深处要完全照我的话去作,明白吗!现在开始一、妳的身体已经
有了力气,二妳的脑中渐渐清楚,三妳会感到比刚才更兴奋,四再数一次妳就会
醒来,五,醒来吧!」
  随着我数到五,祥香又如预期的张开眼睛,忽然间我试着对祥香说了暗示的
提语,祥香听到后她身子忽然又颤抖了起来,眼眶含泪的再次惊声叫,而这次高
潮却彻底的让祥香失神,只见她无力的摊下身体。
  扶抱着祥香的身体,拿起了卫生纸轻擦拭着祥香娇嫩的蜜部,然后替她把三
角裤和衣服穿了回去。从刚才到现在我对祥香的催眠只花了十五分钟,因此离下
课还有一段很长的时间,对于这种成绩我感到很满意。而祥香也在这段时间很快
的平复了表情,只留下脸上的赤红未退和呆緻的眼神。
  「祥香,现在妳看着我的手,静静的妳会感到放鬆,放鬆,再来妳的身体会
很热,因为妳正在感冒发烧,妳从今天早上便开始感到身体很热并发烧,因此妳
让老师扶到了保健室,然而只要到了保健室让保健老师量了体温妳便会睡去,妳
会睡的很沉很沉,直到下课钟响才会醒来,然后醒来妳会发现妳的烧退了并且妳
会感到全身舒畅,明白了吗!」
  「嗯~」
  祥香哼了一声算是回答了我,因为我对她下了暗示,不到钟响便不会醒来,
因此她现在仍般于浅意识主导中。虽然现在我还有很多时间善后,然而我怕时间
一久会让人怀疑,因此我确认了一下厕所外面没人,我便又扶着祥香离去。没多
久我到了保健室,保健老师见状也以为祥香是感冒,才帮她量体温,祥香便在床
上昏睡了过去。
  「唉!这孩子一定是担心最近成绩往下掉,才会看书看的很晚因此而感冒了!」
看着保健老师我这麽说。
  「嗯,是有点小发烧,让她睡一觉,但最好还是让她早退回家休息」看着温
度计,保健老师这麽说却正合了我的意思,于是我也又说道:「哦,是这样呀,
那我知道了,中午休息,我便开车送她回去好了」。
  保健老师礼冒的说:「那长谷部老师,拜託你了!」
  「哪裡,这是我当导师应的」说到这我笑了,而且是打从心裡的笑了。
  ————完————
  闺蜜联盟排行榜 👍